首页 english riyu.asp hanyu.asp
 
 
 河北律师 关于商宇
  专业服务
 廊坊律师 客户服务
 
案例精选

 

日本A食品公司诉河北B食品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代理律师:邢少华  吴雪迎  律师 )
   
    一、基本案情
    原告: A食品公司。
    被告: B食品公司。
    原告A食品公司是一家日本国的食品经销商。被告B食品公司是一家加工和销售自产豆制食品的外商独资企业。双方口头约定, B食品公司按照A食品公司的订单生产豆沙馅食品,并负责出口报关事务。但双方没有约定加工豆沙馅适用的质量标准。B食品公司按照A食品公司订单,2007年至2008年先后向A食品公司出口销售了十余批豆沙馅,总计三百余吨。2008年10月,日本国内一些消费者反映,食用A食品公司销售的豆沙陷后发生恶心、头晕等身体不适症状。2008年10月7日,日本国食品卫生行政管理部门检测了日本国内市场销售的B食品公司生产的豆沙馅,发现其中含有甲苯0.008~0.010ppm、醋酸乙酯0.11~0.28ppm;并决定,通过外交途径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在结果明确之前,暂时停止B食品公司向日本国出口豆沙馅的资格。2008年10月17日,日本国厚生省发布报告称,本次检出甲苯和醋酸乙酯极为微量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依据日本国食品安全委员会关于甲苯每日 大摄入量(TDI)为0.149㎎/㎏体重/日,醋酸乙酯TDI为0~25㎎/㎏体重/日计算,一位50㎏体重的人甲苯TDI为7.45㎎、醋酸乙酯TDI为1250㎎,而检测产品的甲苯含量仅为0.008~0.10㎎/㎏、醋酸乙酯含量仅为0.11~0.28㎎/㎏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不良影响。2009年1月,日本国食品安全行政管理机构经调查认为B食品公司生产的豆沙馅检测出甲苯和醋酸乙酯的含量甚微,对人体健康没有影响,消费者身体不适症状不能断定是该豆沙馅引起的食物中毒。因此,决定解除先前作出的“暂停B食品公司向日本国出口豆沙馅资格”决定。A食品公司未与B食品公司协商,就全部回收和销毁了B食品公司销售给A食品公司的豆沙馅。A食品公司就其回收和销毁涉案豆沙馅损失的230多万元人民币向B食品公司请求赔偿。
    经检测,B公司生产豆沙馅所用的红小豆、白砂糖、水等原材料检出甲苯和醋酸乙酯含量均在中国食品卫生标准值下限值以下;包装用塑料袋的甲苯残留量也低于中国食品卫生标准允许的下限值。中国和日本国均没有制定豆沙馅食品质量的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日本国检测涉案豆沙馅甲苯含量适用的是世界卫生组织TDI标准。中国和日本国都允许醋酸乙酯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中日两国食品业界业普遍认为工厂加工的豆沙馅食品中允许有甲苯和醋酸乙酯微量残留。
 
    二、律师办案思路及代理意见:
    本律师作为被告B食品公司的代理人,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涉案产品是否违反法定或约定的质量标准和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二是涉案产品如果不符合质量标准或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是否是A食品公司损失发生的直接原因;三是被告B食品公司是否应该赔偿A食品公司主张的损失。以上三点为递进关系,只要第一个问题得到确定答案时,后两个问题自然得以解决。因此,本律师积极收集了中国、日本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关于豆沙馅甲苯和醋酸乙酯许可含量的标准,及日本国从B公司生产的豆沙馅中检出微量甲苯和醋酸乙酯是否对人体健康造成威害的相关证据和提出了以下代理意见:
    1、由于原、被告双方对产品质量事先没有约定,事后协商不成,依照我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一款关于“质量要求不明确的,按照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履行;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按照通常标准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履行”的规定,被告B公司交付原告A公司豆沙馅应当按照中国、世界卫生组织和参照日本国厚生省关于食品安全标准确定质量是否合格。广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测B食品公司生产豆沙馅所用红小豆中甲苯、醋酸乙酯含量为<0.0020 mg/kg,塑料包装袋苯系溶剂残留量<0.01㎎/㎡;日本国食品卫生行政管理机构检测豆沙馅中甲苯含量0.008~0.010mg/kg、醋酸乙酯含量为0.11~0.28mg/kg。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甲苯TDI值不超过149µg(0.149㎎)/㎏体重/日对人体健康是安全的。生产商使用符合食品卫生质量标准的原材料和包装材料生产和储运豆沙馅的过程中食品添加剂和塑料包装袋中含有的微量甲苯和醋酸乙酯难免会残留在豆沙馅中,只要符合食品卫生标准就属于适销的合格产品之事实已为包括原告A公司和被告B公司在内的中日两国食品业界普遍认可。因此,被告B公司销售给A公司的豆沙馅质量符合上述食品卫生安全标准,应当属于合格产品。
    2、被告B公司生产的豆沙馅对人体健康无害,销售给A公司符合双方交易目的。双方交易的豆沙馅 终用于食用。涉案豆沙馅中虽含有微量甲苯和醋酸乙酯但食用该豆沙馅对人体健康是无害的。我国目前没有制定豆沙馅中甲苯允许含量的相关标准,而日本国政府采用的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甲苯TDI值为≯0.149㎎/㎏体重/日,即一位体重50㎏的人终生每天摄入7.45㎎都不会对健康造成损害。醋酸乙酯是生产食用香精的主要原材料。中国和日本国政府规定醋酸乙酯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豆沙馅中醋酸乙酯含量低于TDI值时对人体健康无害。日本国国内企业生产的豆沙馅同样含有甲苯和醋酸乙酯。日本国政府、相关业界、媒体及消费者均知晓争议豆沙馅中所含微量甲苯和醋酸乙酯对人体健康是无害的。因此,本案争议豆沙馅是合格品,对人体健康无害,符合原、被告双方订立买卖豆沙馅合同的目的。
    3、原告A公司产生的损失与被告B公司履行合同行为之间没有必然因果关系。在日本国厚生省2008年10月17日报告已经确认被告B公司交付的豆沙馅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和日本国食品卫生行政管理部门没有责令A公司必须召回质量存疑豆沙馅的情况下,原告A公司未经商议即自行采取回收、销毁措施,以致发生损失。原告A公司错误自助行为而发生的损失与被告B公司交付质量合格的豆沙馅行为之间没有必然因果关系。因此,原告A公司主张的损失不应由被告赔偿。
    
    三、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消费者出现身体不适症状是吃了被告销售给原告的豆沙馅所致,身体不适与豆沙馅二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原告提交的涉案产品检测结果为1公斤豆沙馅检查出甲苯的含量为0.008~0.010㎎/㎏。根据被告提供的甲苯每日 大摄取量(TDI)每天平均每公斤体重摄入的甲苯不超过0.149㎎对人体是安全的。正常状态下一个人每天食用豆馅的总量不会超过1㎏,即使按1㎏计算,被告产品中 高值0.010㎎的甲苯在未乘以一个人体重的情况下,也低于TDI标准中的0.149㎎,属于安全数值范围。因此,可以认定,被告产品与消费者出现的不适症状之间,没有必然联系。相反,被告提供的日本国食品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官方结论证明,“检查出甲苯及醋酸乙酯含量甚微,对人体健康没有影响,并没有其他化学物质的检查结果有问题的报告及其它对商品投诉的报告,因此消费者身体不适症状不能断定是该豆沙馅引起的食物中毒”。
    另外,消费者投诉后,日本国食品安全行政管理部门采取的措施是公布检验结果,通知居民不要食用被告的产品,并对事件进行调查和暂停被告对日出口豆沙馅手续,但没有要求本案原告回收、销毁涉案产品。原告在官方确认涉案产品对人体健康是否有害结论作出之前和没有政府命令的情况下,自行回收涉案产品,缺乏合理依据;而且日本国政府经调查作出被告产品与消费者出现身体不适症状之间没有必然联系的结论,证明被告销售给原告的豆沙馅质量合格。因此,原告不当处置行为造成的损失,不应由被告承担责任。故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原告并未提起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四、评析
    本案被告B食品公司胜诉的主要理由是原告A食品公司滥用救济权,实施不当自助行为所生损失不应由被告B公司承担。自助行为属于自力救济的一种形式,是指权益遭受侵害时,当事人不借助司法程序,只依自己或者他人的力量在道德和法律规范内实现、恢复自我权益的一种民事行为。其基本特征是在没有中立的第三者介入的情况下,依靠自身或者他人的力量解决纠纷,实现权利。我国民法除了有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的规定外,并没有明文确定其他自力救济行为,但在法学理论界和司法实务中,是承认自力救济制度的,即把当自己的权益被侵害,来不及请求公力救济或者公力救济不能完满地保护自己的权益时,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可以对债务人、侵权人的财产或者人身自由采取适当的强制措施的行为,视为合法。由于自力救济本身具有强迫对方接受、服从的强制性和侵犯性,所以实施自力救济时必须受诸如道德、法律等规范的约束,不得为所欲为。否则,行为人就要承担法律责任。具体讲,自力救济的目的、方式要正当合法,为法律和公序良俗所承认,不能在无不法侵害的情况下假想、滥用自力救济。本案原告就是在被告交付的豆沙馅被日本国食品卫生行政管理部门认定甲苯、醋酸乙酯含量甚微,对人体健康无危害的情况下,假想自力救济,滥用自助手段,将尚在保质期内的合格的豆沙馅进行回收、销毁。原告在本案诉讼中非但不能证明自己的行为符合自力救济构成要件,且被法院认定为错误的自助行为,因而不能产生自助行为的法律效果。

[2012/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