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riyu.asp hanyu.asp
 
 
 河北律师 关于商宇
  专业服务
 廊坊律师 客户服务
 
案例精选

 

承担连带责任商事仲裁案

某电力冷却技术(中国)有限公司代理人河北商宇律师事务所邢少华律师、赵春蕾律师,电话0316-6085149、6085148,手机13503165656.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A公司)。
第一被申请人:某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简称B公司)。
第二被申请人:某电力冷却技术(中国)有限公司(简称C公司)。
    A公司是一家建设工程施工企业;B公司是一家工业园区开发企业,其名下有一宗产业园开发项目土地;C公司是一家生产制冷设备部件的外商独资企业。B公司同意由其出资在该宗土地上按照C公司提出的设计方案建设生产厂房和相关设施;建成后,C公司向B公司租用该生产厂房。就此,B公司与C公司订立了租赁合同。2004年11月4日,A公司、B公司、C公司签订生产设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 A公司的义务主要是交付生产厂房、设施、设备和其他服务成果;B公司的义务主要是按照合同约定向A公司支付工程款和提出工程变更、增加要求;C公司的义务主要是向A公司提交详细的工程设计和工程必需的变更、增加要求,以及在确定期限内对A公司施工变更请求作出反馈。合同工程价款为4千万元人民币,分期支付。合同工程价款不包括增加工程项目和服务的价款。迟延付款,日付0.05%利息。A公司在工程施工过程中根据C公司设计变更要求,完成了增项工程的施工。B公司的项目经理在增项工程施工前的三方代表例会上知晓增项工程情况,并没有提出异议。2005年9月20日,三方会商工程竣工验收及增项工程价款事宜时,C公司在增项工程款确认书上签字, B公司以增项工程未经其书面批准为由拒绝签字。后经多次沟通,A公司未能获得增项工程部分的付款。B公司与C公司2004年11月4日签订的租赁合同约定,C公司租用B公司建成的厂房、设施、设备10年;租金按下列公式计算:月租金=20元/㎡×生产厂房面积(㎡)×生产厂房实际造价(元)÷4千万元。2007年7月6日,A公司申请仲裁,要求B公司支付159万元增项工程价款和迟延付款违约金;C公司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二、律师策略
   (一)争议焦点
本律师作为C公司的代理人,认为本案攻防双方争议的焦点主要是申请人A公司是否有权就其完成的增项工程获得付款;第二被申请人C公司的是否应该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二)办案思路
    关于第一个焦点,本律师认为B公司应当向A公司支付增项工程的价款。由于, B公司和C公司都承认A公司完成了增项工程施工的事实;依照合同关于B公司负有向A公司支付工程款义务和B公司、C公司均享有变更、增加工程项目的权利的约定;在B公司充分知悉C公司向A公司提出工程增项要求且没有提出异议的情况下,B公司以未经其书面同意而拒绝支付增项工程部分价款的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第二个焦点,本律师认为虽然增项工程是依C公司的要求施工的,增项工程价款数额得到了C公司的书面确认,但这些都不是要求C公司承担连带付款责任的依据。本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项下工程的产权人是B公司,合同约定工程款由B公司支付,并没有约定C公司负有支付工程款或者连带付款义务。而且,我国民商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均没有此情形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再有,B公司与C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也可以证明C公司只是向B公司支付租金的义务人,而不是向A公司支付工程款或者承担连带付款责任的义务人。
   (三)代理意见
    承担连带责任者必须有法律明文规定或者当事人明确约定。本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工程款包括增项工程价款应由合同项下工程的建设方、出资人B公司支付,并没有约定C公司在一定条件下承担连带付款责任。C公司在合同中的权利义务仅仅是根据自身生产需要提出工程设计和变更、增加工程项目的要求。C公司对增项工程部分价款的确认是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并不是其支付工程增项部分价款或者承担连带付款责任的承诺。所以,申请人A公司要求C公司承担连带付款责任的主张没有当事人约定和法律上的依据。
 
三、仲裁理由和决定
(一)裁决理由
1、关于增项工程价款
    根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于B公司支付所有合同价款; B公司或者C公司有权变更、增加工程项目的约定。在工程开始施工前,B公司和C公司即已考虑到了建设工程合同价款可能变更,因而B公司和C公司在租赁协议中没有约定具体的租金数额而是由一个与建设工程结算价款相关的公式来确定之。这也证明了B公司和C公司的考虑。本案存在争议的增项工程虽然是由C公司提出的,但是B公司在其出席的工程例会上完全了解增项工程变更事项,有充分的机会提出反对或者修改意见,而事实上其并未提出反对或者修改意见。B公司在完全知情的情况下,未在工程施工过程的任何时候反对过该增项工程的施工。其也不否认A公司完成了增项工程的施工。因此,如果允许B公司不支付增项工程价款而享用已建成的增项工程是不公平的。仲裁庭据此认为,B公司关于工程增项部分的变更未获其正式批准而不予认可的意见是恶意的,不被支持。
2、关于连带付款责任
    根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于C公司向A公司提交详细的工程技术,有权变更、增加工程项目和对A公司的工程变更请求作出反馈; B公司按时向A公司支付工程款的约定。可以确认,支付工程款是B公司自身的义务,而非C公司的义务。C公司支付租金义务是由B与C公司之间租赁合同约定的。C公司这个义务是对B公司的,而非由A、B、C三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生对A公司的义务。仲裁庭据此认为,C公司不承担合同项下付款责任;A公司在本案中要求C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是没有依据的。
(二)仲裁决定
    鉴于上述理由,仲裁庭决定:驳回A公司要求C公司承担连带付款责任的请求;支持A公司要求B公司支付159万元增项工程价款和日0.05%迟延付款利息的请求。
 
四、评析
    连带责任是以加重债务人责任的方式来保护债权人利益而设定的一项基本民商法律制度。无论违约还是侵权,由两个以上债务人对全部债务不分主次地直接承担清偿义务显然对债权人有利,但因此会加重债务人负担,所以,我国法律规定,必须有法律明文规定和当事人明确约定的,债务人才能承担连带责任。然而,本案的A公司提出要求C公司承担连带付款义务的仲裁请求缺失的是当事人之间事先约定或者法律规定的依据,仅以C公司提出增项工程变更要求和确认增项工程价款之事实就推定C公司承担连带付款责任,是错误的,有扩大连带责任适用范围之嫌,有悖《民法通则》第八十七条 “债权人或者债务人一方人数为二人以上的,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当事人的约定,享有连带权利的每个债权人,都有权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负有连带义务的每个债务人,都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履行了义务的人,有权要求其他负有连带义务的人偿付他应当承担的份额”规定的承担连带责任的基本原则。本案仲裁过程中,C公司代理律师采取的攻防策略始终强调连带责任必须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事先约定,不得适用推定原则。仲裁庭聆听了代理律师的意见,查清了C公司和代理律师提出的事实证据,采纳了代理律师的观点,支持了C公司的辩诉主张,公正裁决了本案。

[2012/7/9]